手肘尺側副韌帶撕裂的再生注射治療 – TOBI年會分享

封面1006rgb_工作區域 1 複本

生昇診所   洪綱醫師

在美國,再生注射治療的幾個國際大會包括HHF, AAOM, IOF, TOBI等,往年總是會抽空飛到美國參加;今年的因為疫情的關係,這些大會紛紛改為線上課程。雖然少了可以藉機出國的理由,但是坐在家裡就可以參加大會而不用大老遠飛去美國,還是相當不錯的。本來應該六月在賭城舉辦的TOBI年會,大會方反應快速的把整個會議改成線上舉辦,其中有個非常有趣的題目: 手肘內側副韌帶撕裂的再生注射治療 – 十年經驗 。這邊就和大家分享一下主講內容。

手肘尺側副韌帶撕裂傷 – 投手的惡夢之一

手肘尺側副韌帶(ulna collateral ligament , UCL)撕裂,是個好發於投擲類運動的運動傷害,最常聽到的就是投手。有個知名的手肘手術 – Tommy John韌帶重建手術就是在描述這類韌帶斷裂後的重建手術。近年來大聯盟因為崇尚球速,越來越多的年輕投手拼命的飆球速成為所謂的「火球男」,無形之中也間接造成了更多的尺側韌帶撕裂傷。根據統計,接受Tommy John手術的選手在過去十年大幅上升;跟上個10年相比,近十年接受TJ手術的投手多達100 多人 (上個十年為16人)。曾經有傳言說開過TJ手術球速反而會更快,但後來發現其實是手術前手肘早已有傷了,手術後只是恢復原本手肘的穩定性而已,並不會突破原本能投的球速上限。

ucldec

不良的(減速期)投球機制增加尺側腹韌帶撕裂的風險

手肘尺側副韌帶的再生注射治療 (PRP , BMAC)

本次大會邀請的是有多年尺側副韌帶撕裂PRP注射經驗的骨科醫師Dr. Luga Podesta。 早在2013年Dr. Podesta 就已經發表了針對尺側副韌帶PRP注射的臨床效果 1;研究中總共治療了34位投手,其中有30(88%)位運動員在三個月後重返了球場,臨床上的疼痛和客觀穩定性都有顯著恢復。這些年他持續治療更多運動員,也趁這個機會發表他十年來的臨床治療經驗。這邊就整理這次演講的重點:

 

  1. 持續追蹤這30位重返球場的選手,沒有任何一位有再次韌帶撕裂的現象。其中20位繼續投球超過4年、10位更是超過了8年。
  2. 預後比較不好的原因包括: 年紀較大、負荷較大、撕裂較大 (二級以上) 、撕裂在韌帶遠端處、慢性撕裂傷…等。
  3. 針對這些癒後比較不好的案例,這些年加入了骨髓細胞(bone marrow concentrate , BMAC),效果很好
  4. 統計28位使用BMAC的案例,全部都恢復; 平均7週後開始丟球、12~14週重返球場。持續追蹤2~3年都繼續投球。
  5. 撕裂處在遠端,要如何處理? PRP加上BMAC注射、遠端骨內注射、多次注射等方法還是可以治療
  6. 導引注射非常重要! Podesta均使用超音波導引注射
  7. 注射方式: 治療整條韌帶加上韌帶穿刺 (fenestration )、也同時治療周圍的筋膜 (pronator and flexor fascia)。加入Activator形成支架、盡量撐住韌帶撕裂處。
  8. 治療後的復健: 加上超音波動態檢查確認復健進度
  9. 單純PRP注射平均6~7週後韌帶會變緊、PRP + BMAC可以提前至5~6週。
uclslide2

結論

手肘尺側副韌帶只要不是全斷,目前看起來都有著靠再生注射治療的機會。根據Dr. Podesta的說法,PRP、BMAC這些生物製劑都有其功能,尊重身體的恢復力、同時要有耐心的給身體修復的時間。再生注射適用於年紀還小的運動員、業餘球員、或還在季中想暫時延緩開刀時間的職業球員。和開刀相比,復健的時間更短、也沒有排斥的副作用、在門診就可執行,最重要的是要利用好的導引方式進行才會精準。

 文獻

  1. 1. “ Treatment of Partial Ulnar Collateral Ligament Tears in the Elbow With Platelet-Rich Plasma “ Am J Sports Med , 2013